图文:农商行支持乡村振兴战略的思考
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下一版     版面概览
 第12版 农村金融
·图文:农商行支持乡村振兴战略的思考
农村新报电子版
----  
 
       日期检索
12 农村金融 2019.9.27 星期五

图文:农商行支持乡村振兴战略的思考
    图为:孝感农商行员工进村入户调查了解农民金融需求

    孝感农商行党委书记、董事长 钟红涛

    实施乡村振兴战略,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,为三农发展描绘了新蓝图。农商行作为农村金融主力军,在服务三农和地方经济方面成效显著,但还存在着诸多短板和不足,服务供给和金融需求之间的矛盾亟待破解。必须把握战略机遇,优化服务供给,更好地服务乡村振兴战略实施。

    “供需两端”提出新问题

    当前,农商行在服务三农和地方经济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,但金融服务的力度和广度不够,存在着诸多短板和不足,农商行服务供给和涉农主体金融需求之间的矛盾仍十分突出。
    供给端的金融服务能力弱化。主要表现为“三缺”:一是认识缺位。近年来,随着县域经济发展重心逐步向城区聚集,农商行业务发展存在“重大轻小”“重城轻农”的倾向。同时农业投资风险大、回报率低,导致农商行回归三农的内生动力不足;二是产品缺位。农商行金融创新能力不足,现有信贷产品与新型农业主体融资需求存在期限、结构上的不匹配,导致资金配置向三农倾斜度低;三是人员缺位。农商行基层信贷人员较少,难以覆盖到每个行政村,加上老龄化严重,而年轻信贷人员缺乏农村基层服务经验,农商行传统的“人缘、地缘”优势发挥不明显。
    需求端的产业发展基础薄弱。主要表现为“三弱”:一是乡村经济基础薄弱。农村“空心化、老龄化”现象严重,老人、妇女、儿童成为留守在乡村的主要人员,乡村经济缺乏活力。乡村公路、水电等基础设施先天不足,难以引进规模化产业,严重制约乡村经济发展;二是农业主体的实力薄弱。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普遍存在规模小、可供抵押的固定资产少、财务不健全不透明的共性问题,加上产业集约化程度低,抗市场风险能力弱;三是农村金融配套机制薄弱。由于农业是弱势产业,加之农村地区信用体系建设滞后,商业保险机制介入的积极性不高,风险补偿机制尚不健全,农业风险转移和保障能力欠佳,金融债权得不到有效维护。

    “五+模式”擘画新三农

    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深度聚焦乡村振兴这一重大课题,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做出了系统性安排,也为农商行做好农村金融服务提供了难得的时代机遇。农商行要坚持以“农”为本,抓住一号文件出台的机遇,扬长避短,优化服务,在服务乡村振兴的同时实现自身的可持续发展。
    推行“特色+绿色”的产业模式,助力质量兴农。一方面支持特色产业发展。立足地方资源特点,以农业提质为导向,在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、家庭农场、农业合作社中选择优质客户,重点支持产业发展基础好、实力强、具有竞争优势的特色资源开发、特色产业集群发展,助力特色小镇建设和“一村一品”发展。同时依托产业链利益联结机制,将金融服务延伸至农业产业化经营的各个环节,拓展特色产业的利益链和价值链。另一方面支持绿色产业发展,完善绿色农业信贷发放机制,制订差异化的信贷政策,重点支持农业绿色循环低碳生产、农业绿色开发机制、节约高效农业用水等领域。同时依托农村绿色资源,扶持各类休闲农业、都市农业、乡村旅游、健康产业、农村电商以及集循环农业、创意农业和农事体验于一体的农业新产业、新业态发展,推进农业、林业与旅游、教育、文化、养老等产业深度融合,带动农村变美。
    推行“返乡+下乡”的服务模式,助力城乡融合。一是支持基础设施到乡。实现城乡融通,基础设施是先决条件。积极与地方政府对接,大力支持农村电力、电信、供水、污水和垃圾处理等农村基础设施建设项目,积极支持城镇基础设施、民生工程、产城融合发展项目,提升乡村生态宜居指数。二是支持农村居民返乡。顺应城镇化和城乡居民消费升级的新趋势,加大“双创”“安居”“扶贫”等消费金融产品的开发力度,满足市民及农村城镇化过程中农民的住房、创业、就业、消费、养老等方面的金融需求,支持农村居民返乡创业就业。三是支持城市居民下乡。加大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的金融支持力度,积极为能人、企业家、知识分子、城镇居民下乡提供融资租赁、创业创意、休闲养老等配套金融服务,促进城市资源流向农村。
    推行“移动+互动”的科技模式,助力普惠乡村。一方面积极发展移动金融。构建“移动银行、移动生活、移动支付、移动营销”四位一体、覆盖多种应用场景的移动金融生态圈和数据生态链,逐步丰富手机银行、微信银行、网上银行、自助终端等服务功能,开发移动手机APP,开通公交、地铁、火车、航班信息查询及水电气缴费等生活服务功能,提供电商平台、文娱教育等增值服务,努力增强客户黏性。另一方面着力搭建金融互动平台,借助农商行服务网络,创新“银行+电商”的支持模式,建立集农产品销售、消费品购买、小额贷款融资、投资理财等功能于一身的互联网金融服务平台,打通实体渠道与网络销售、订单采集与资金收付、生产经营与市场营销的便捷渠道,推动农产品进城和农资、生活消费品下乡。同时,推进农村综合金融服务站、自助银亭等项目建设,对现有的惠农服务站进行智慧升级,为农民提供更为便捷的现金存取、费用缴纳、结算汇兑等普惠金融服务渠道。
    推行“单权+多权”的担保模式,助力农地改革。一方面进一步扩大农村“两权”抵押贷款试点创新,顺应农村“三变”改革方向和农村宅基地改革动向,主动配合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,积极推进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和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,探索开展大型农机具、农业生产设施抵押贷款业务,激活农村“沉睡资本”。另一方面积极开展土地金融组合创新,以土地承包经营权为支点,推动农业产业链、经营主体、农村物权、涉农政策、农业保险等组合担保模式,尝试将各类农村物权进入担保抵押范畴,赋予各类资产和农村物权的金融权能,使土地经营权“单权抵押”延伸到产业链、经营主体、保险等“多权抵押”,实现“多权合一”的组合信贷模式,解决三农融资难问题。
    推行“人本+智本”的风控模式,防范金融风险。一方面完善和健全党建引领乡村振兴的保障机制,坚持人力资源向农村一线倾斜,建立完善“农信村官”驻村服务,持续开展信用乡镇、信用村、信用农户建设,提高农民信用意识。同时加强与政府、人行、银监、法院、工商、税务等方面的合作力度,借助村两委、驻村干部等力量,完善农户信用信息档案,填补农村信用空白,着力解决信息不对称等问题。另一方面加强科技服务。运用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技术,开发智能高效的信贷管理系统,实现所有贷款客户进系统、征信信息进系统、信贷制度进系统、信贷产品进系统、信贷角色进系统、审管行为进系统、信贷责任进系统,积极建立“农村村级资金监管平台”,服务农村集体“三资”管理,提供规范、高效的开户、监管、增值服务,在有效满足“三农”多层次金融需求的同时,实现风险可控、可持续发展。

    (本文编辑:戴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