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鱼“年里一道墙”图文:记忆火塘腊八望年
查看本版大图 上一版      版面概览
 第8版 乡事乡情
·网鱼
·“年里一道墙”
·图文:记忆
·火塘
·腊八望年
农村新报电子版
----  
 
       日期检索
8 乡事乡情 2019.1.11 星期五

“年里一道墙”
    湖北随州 李旭斌

    过年是中国人最最重要的节日。聪明的古人为了计算,在草绳上打疙瘩,使年月有了记号,那记号更像乐谱中的节奏,有了节奏,歌声就有旋律和韵味。
    乡间有“年里一道墙”之说。新的一年在墙这边,是更新的一页,不管这一页是喜是悲,见面少不了相互道一声吉祥和祝福。年来了,远方的亲人就要回来团聚,多日不见的亲友也可以走动一下叙叙亲情。没有得到的,可暂时松口气,明年再说;想得到的,明年一定能成功;该干点什么的,过了年就开始。年是一道分界线,可把一切不顺心的东西划在身后;年又是一根连接线,总牵着快乐和希望。如果没有年,人生就没有了旋律和韵味。
    到了年里这道墙,手头无论有多么重要的工作都要做一个总结,然后暂时放下。回想过去,总有太多的喜悦和些许不满,展望未来,这是希望满怀,为了把年“唱”圆满,人们总是习惯将忧愁丢在墙后边。再怎么也得对得起那个“年”字。
    据说“年里一道墙”过去是借债还钱的最后期限,《白毛女》中,黄世仁大年三十去喜儿家逼债的故事家喻户晓。其实现在也有年前结硬账的习惯。那个时候大年三十要账也是有规矩的,就是禁忌去贴了对联的人家讨债。按照习俗,贴了对联和门神,在来年初一出天方之前,外人是不能进门的。旧时候很多外出躲债的穷人,到三十中午回家早早贴上春联和门神,等到债主赶来要债,发现门上已经贴了对联和门神,也只有等来年了,这种情况下,对联也成了穷人的“年里一道墙”。
    到了腊月就要忙年,拉开春节序幕,要做的工作很多。随州民间过去有个歌谣:腊月二十三,打发老爷上了天;腊月二十四,掸尘扫房子;腊月二十五,推磨做豆腐;二十六,割年肉;二十七,宰年鸡、炒锅炸东西;腊月二十八,蒸馍打糕粑;腊月二十九,全家洗身手,设供请上祖。同时还有写对联,买鞭炮烟花、买年画,准备待客的烟酒、各种食物等等。
    大年三十,女主人还要把来不及做完的针线活,像衣服鞋袜之类,在新年零点前赶紧完工,一来家人过年要穿;二来因为初一到初三的不准动剪子和针,三十晚上要把这些用具收起来。
    其实年是一堵墙并不恰当,年应该是一道门槛,没有这道门槛,追求者就不知道从哪里起步;门槛就如同出发点,再自信的人最初出发时都有渺茫感,但在你的身后有“年”在高举着皮鞭,芸芸众生壮起胆、唱着歌,勇往直前。